新華體育焦點|40年·五環印跡

  1979年11月26日,國際奧委會通過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利。這個新中國體育史上壓倒性的勝利,重新點燃了中國人心中的奧運火焰。

  國際奧委會公布通訊投票結果

  此后40年,競技場上的巔峰時刻寫進了國家記憶,也勾連起普通人的人生軌跡。建筑師、運動員、小學生、工人、藝術家,他們是怎樣與奧林匹克相遇,共同勾畫出一面屬于普通人的五環旗幟。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張利教授,正在張家口崇禮和首鋼園區完成他的“魔術”。讓時髦的運動搭配重工業的背景,讓中國文化標識融入奧運地標,讓人工建筑與自然環境和諧共生,張利團隊的藍圖,即將成為新一代競相“打卡”的目的地。能夠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去做符合自己理念的正確的事情,是冬奧打動這位建筑師的關鍵。

  同為申奧陳述人的楊揚,在2015年吉隆坡申奧決戰時已經懷孕六個月,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她的表現——畢竟是戰勝過冬奧首金極限壓力的戰士!現在的楊揚,是中國百萬創業大軍中的一員,品嘗著其中的酸甜苦辣。讓冰雪運動在溫潤的上海扎根,讓孩子們像自己小時候看到女排“五連冠”一樣,萌生登上世界舞臺中央的夢想,是她新的戰斗。

  冬奧會倒計時1000天的時候,楊揚趕到北京,參加了一場快閃活動,但是在這場活動中占據C位的,是當時在中關村三小上三年級的馬仲緣。訓練枯燥、教練嚴格,但小馬同學在冰場上從來不哭。自從在快閃活動中認識了楊揚,小馬就成了她的小粉絲,看到街邊楊揚的廣告都要站過去照個相。為什么呢?因為她有個小秘密,連媽媽都不知道。

  56歲的石家莊人方鴻原本是華北制藥廠一名工人,因為年輕時心血來潮寄出的一封信,成為前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20多年的筆友。在老薩的鼓勵下,他成為一名奧林匹克的骨灰級藏友和奧林匹克文化的傳播者。最近他在忙著為深圳籌辦一家小型的奧林匹克博物館。這次他要運送的藏品卻不小。拿著放大鏡來回檢查,鏡框里一粒灰塵、一根頭發絲都不能有。妥當之后,他開始了2000多公里的“馬拉松”——一段火車倒火車再倒汽車的送貨之路。

  北京金臺藝術館館長袁熙坤說當年自己是昆明中學生“蛙王”,時至今日,最在行的還是體育和藝術。在袁老看來,用雕塑定格運動員充滿張力的動作瞬間,是對奧林匹克本源誠摯的頌揚。空間、角度、受光面,經過無數刀的反復打磨,簡單的工具讓平凡的泥土煥發生命力,這是袁老對體育精神的另一種詮釋。

  2019年6月23日,第71個國際奧林匹克日,國際奧委會總部搬進了新大樓。在舊址的小洋樓后面,袁老創作的顧拜旦雕塑,在草坪上望向新的大樓。奧運圣火在那兒終日不息。

  40年間,中國人賦予了奧林匹克運動新的意義。正如奧林匹克憲章中所說,參與是奧林匹克精神的第一要義,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是殿堂上的“更快、更高、更強”,也是普普通通的中國人,在超越自我的賽道上譜寫的全民史詩。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