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國際消除對婦女暴力日”

遭遇家庭暴力 果斷拿起法律武器

昨天是“國際消除對婦女暴力日”,記者25日從蕪湖市婦聯獲悉,從2016年3月1日,我國《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實施以來,從市婦聯接待的信訪數據看,我市涉暴上訪件數呈下降趨勢,婦女自我保護和法律意識在增強。

“保護令”保障婦女人身安全

2016年8月29日,蕪湖鏡湖區人民法院向家庭暴力加害人曉剛(化名)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這是《反家暴法》實施后,我市婦聯組織收到投訴并積極干預、最終受害婦女成功申領的第一起人身安全保護令。2016年8月11日下午,遭受家暴婦女曉紅(化名)到市婦聯反映,由于婚內夫妻感情不和,丈夫對其和兒子實施家庭暴力,并多次去其單位當眾鬧事,嚴重影響其工作生活。曉紅非常害怕曉剛再對其進行騷擾和實施暴力,希望通過法律途徑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該信訪案是《反家庭暴力法》實施之后,市婦聯受理的第一起家暴案件。市婦聯接待人員耐心細致地向曉紅宣傳了《反家庭暴力法》,市婦聯工作人員在核實情況后,立即聯系律師為曉紅提供咨詢,律師根據曉紅提供的相應材料、市婦聯的信訪登記記錄以及在派出所提取的出警記錄等證據,很快向鏡湖區人民法院提交了人身安全保護申請。 8月29日,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作出裁定,發出了民事裁定書,具體明確:一、禁止被申請人曉剛騷擾、跟蹤、毆打、威脅申請人;二、禁止被申請人在申請人工作單位200米范圍內活動。并將裁定書第一時間送達到被申請人曉剛手中,嚴厲告知其必須履行人身安全保護令確定的法律義務以及不履行義務要承擔的法律責任。

記者了解到,去年9月,市婦聯收到我市被家暴婦女曉霞(化名)的求助信,自接到曉霞訴求信件之后,市婦聯通過與其聯系,了解了她的真實想法,事件詳情。考慮到曉霞在外地打工,暫且無法請假回來,市婦聯與當地司法局聯系,找到其丈夫了解案件的真實情況,尤其是關于家暴的事情是否屬實。曉霞回蕪后,市婦聯幫助她通過法律援助申請起訴,法院受理后,已于當年年底辦理調解離婚。

涉暴信訪案件數據總體呈下降趨勢

記者獲悉,在2019年上半年全市婦聯組織接待的110件信訪案件中,涉及家庭暴力的占22件,所占比例為20%。近年來,婦聯系統接待的涉暴信訪案件數據總體呈下降趨勢。從案例看,家暴形式呈現多樣化,很多家暴已不局限于常見的肉體損傷,相對肉體傷害,更多的現代家庭出現了冷暴力,他們不打不罵,以冷漠、輕視的態度對待對方,拒不履行家庭義務,在精神和感情上摧殘對方。行為暴力較多存在于農村,冷暴力則大多發生在知識分子家庭和高素質人群。市婦聯認為,家暴危害不容忽視,家庭暴力的消極影響從個人、家庭、社會角度來說都是顯而易見的。它直接影響了婚姻質量和家庭穩定,也負面輻射著下一代的成長,阻礙著社會文明的進步。

市婦聯權益部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如何分辨一般家庭沖突與家庭暴力之間存在的差別。首先,兩者的起因不同。家庭暴力可以不因任何原因,一方長期對另一方實施身體上以及精神上的殘害。其次,兩者的侵害程度不同。家庭暴力強調的是經常性的身心傷害,不是偶發的,也不是不特定的幾次家庭沖突。家庭暴力行為應導致一定程度的侵害后果,侵害對象既包括受害人本人,也包括其近親屬。從來信來訪的情況看,婚姻家庭中存在家暴的主要原因很多是由于婚姻生活中一些男人道德觀念、家庭責任淡化,婚外情增加,加上男尊女卑封建殘余思想仍舊存在,女方在生活中經常遭男方打罵;案件呈現的特點也表明,案件中大多數家庭由男性占經濟主導地位,女方難以掌握到夫妻共同財產,絕大部分離婚婦女的合法財產權益難以得到有效保護。”

記者提醒,我國《反家庭暴力法》第三章詳細闡明了遭遇家庭暴力時的處置途徑。婦女群眾遭受到家庭暴力之后,千萬不要抱有“家暴只是家務事”的想法,往往一次委屈求全等于無數次傷害。要按照我國《反家庭暴力法》的規定,果斷拿起法律武器,采取包括向公安機關報案、向婦聯求助、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等措施保護自己。同時,要注意保存相關的家暴證據。

大江晚報記者 胡芳 實習生 周旭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