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的晚報今天改版:這里始終深藏著城市的煙火味

這是12月19日和12月20日兩天《大江晚報》的頭版版樣。細心的讀者,一定發現了它們的不同。用專業語言形容,這是一次報紙“改版”。印象中,晚報的20多年生命歷程中,有過很多次改版。


(2019年12月19日)



(2019年12月20日)

筆者曾經在晚報工作相當長的時間,歷經了晚報大大小小十余次的改版。每次改版,表象上看主要是兩方面:版式,也就是我們眼睛看到的字體、排版、報頭、報眉等直觀的調整;更重要的是內容,也就是晚報呈現的新聞素材,包括文字內容和圖片內容。改版成功與否,要看內容是否進入讀者大腦,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每次改版,背后的導向其實是辦報理念的調整或演進。在多媒體、融媒體時代,稱之為“辦報理念”顯得狹隘了。嚴格地說,應該叫新聞理念。一張沒有理念支撐的報紙,是沒有靈魂的。晚報的辦報理念一直為“關注民生、情系百姓”,這與我們黨和國家堅持的“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是一致的。它應該得到弘揚和加強,而不是削減或湮滅。

這么多年來,晚報其實一直在朝這個方向努力,也由此誕生了很多優秀的新聞作品和新聞人。以前只要說到華睿,他的細膩采訪、深情寫作感人至深;說到立青,他有很多富有哲理和思辨性的文章;另外像朱金海、石瓊、朱新根等很多人,都在一段時期內“各領風騷”“聞名遐邇”。晚報的品牌和影響力,是靠一篇一篇作品支撐的,是靠那些優秀的記者一個字一個字敲打出來的。

今天的晚報,依然在關注民生、呵護民情、彰示民愿上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著名的報人凡夫經常還有大作見報,年輕的記者中像顧婭、芮娟等都在茁壯成長,顯示出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和一顆赤誠的新聞心。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一種精神的傳承,也看到了優秀記者在媒體變革時期的自我挑戰、自我挖潛和自我塑造。

在技術驅動的時代背景下,讀者和市場,不能簡單拿今天的晚報和十幾年前的晚報相提并論。看晚報怎么樣,首先要看晚報那股勁頭還在不在,敢不敢發掘新聞、追蹤新聞,能不能為公立事、為民發聲,可不可以觸摸到社會的痛點、人心的暖處。看晚報怎么樣,其次要看晚報思變的精神在不在,有沒有朝著融合創新的路子,大膽邁過去,有沒有在媒體泛濫、信息繁雜的大潮中,充滿洞悉和思辨的力量,做一股清流。看晚報怎么樣,還要看晚報攪動市場的能力強不強,真正做到引領社會風氣、思想風尚、消費潮流。一言以蔽之,晚報是城市的風景,是市民精神世界的必需品。一張晚報里,深藏著蕪湖的每分每秒,彌漫著這座城市令人沉醉的煙火味。

12月20日,呈現在人們眼前的晚報,充滿著強烈的清新感、時尚感,也讓曾與她朝夕共處的我們,產生了特別的親切感。日新月異的蕪湖,闊步前行的蕪湖,在追夢征途中飽受各種困擾、委屈、艱難,但終究洋溢著一張幸福而喜悅笑臉的蕪湖,她的手里持有的那張新聞紙,一定包括了散發著信息熱度和思想光芒的大江晚報!

全媒體記者:張申尚 王萍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