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蕪湖市總工會“體驗式”行動推進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

當一周產業工人 結一批工人朋友

蕪湖日報記者 陳華

在四周一片機器轟鳴聲中,唐思思和幾名工友圍坐在一張方形桌子邊。桌子上堆著一疊疊的泡沫紙片。她的工作就是將一張張印刷好的標簽貼在每一張泡沫紙片上。

無須付出多大體力,也不需要多少技術含量,但在堅持做了8個小時“重復而枯燥的貼紙工”之后,唐思思領悟到了“你離職工有多近,職工與你就有多親”這句話的含義。

唐思思是安徽蕪湖市總工會辦公室副主任。大學畢業就通過公務員考試進入市總,在機關上班的她雖然也經常下基層調研,但這一次的感受最深,“因為之前從未與一線職工有過如此近距離的交流”。

從10月下旬開始,蕪湖市總工會將機關干部分為四批“走進企業當工人、悟工會初心使命”。這項活動要求全體機關干部“當一周產業工人、結一批工人朋友、寫一篇心得體會”。

當前,工會系統正在扎實推進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對于志在做“職工群眾信賴的‘娘家人’”的廣大工會干部,尤其是年青工會干部來說,蕪湖市總工會正在開展的這項活動無疑是一次難得的“體驗之旅”。

與職工的距離更近了

唐思思是蕪湖市總工會第二批駐廠體驗的機關干部之一。在組長蕪湖市總工會副主席傅松的帶領下,唐思思和市總工會財務部、網工部的同事們一起參加為期一周的“體驗式”勞動。

在企業上班的第一天,他們就有了親身體驗的震撼。這一天,所有人都跟著做保潔的師傅拖地、擦桌子。“那么大一個拖把,光拎起來就很費力,為什么在師傅手里就揮灑自如呢?”累得氣喘吁吁的市總工會網工部副部長馬嶺嬰由此感嘆。

每一個工種都有自己的訣竅,每一個工作要想做好都不容易。比如貼標簽,熟練的工人一個小時能貼2000多張,但唐思思她們做半天時間才能達到這個數量。

“我們之所以那么驚訝,恰恰證明了我們平時對一線產業工人了解得還很不夠,我們往往是通過‘他者的視角’來看待一線工人的。”唐思思說。

在結束了一周的“體驗式”勞動之后,唐思思心生感悟:我們只有對一線工人的所言所行非常熟悉,對他們的所思所想非常了解,我們的耳朵里常有機器的轟鳴聲,我們的鼻腔里常有車間里彌漫的味道,我們才會與職工的距離更近。

工友們的話匣子打開了

蕪湖市總工會基層工作部部長樊鵬是首批“走進企業當工人”的6人之一。在蕪湖三花自控元器件公司滿是噪音的節制閥事業部裝配車間,樊鵬感受到了來自工友們的關心。

由于在這里工作長年要保持站立姿勢,所以一雙舒服的鞋子非常重要。可樊鵬他們并不知道這一情況。工友們就會貼心地提醒,可以穿他們的備用鞋。

“因為我們走得近了,大家沒了陌生感,感情有了共鳴,話匣子也就打開了。”樊鵬說。

樊鵬他們參加了企業工會的一次議事會。會上,基層工會干部主要討論的話題是職工的住房問題。“大家的討論很直接,就是隨著房價越來越高,企業那么多外來務工人員如何在此地扎下根、安心工作的問題。”樊鵬說,企業工會干部整天與職工打交道,他們對職工的需求更了解,他們反映的問題也更直接,“沒有那么多穿靴戴帽的內容”。

食堂里茶余飯后的聊天往往是職工們敞開心扉最好的時機。從工作中某件事的做法到育兒養娃經驗的分享,職工們無話不說。“大家胳膊肘挨著胳膊肘,彼此間也越聊越近。”樊鵬說,一個暖心的笑臉,一次善意的肢體表達,無不體現了職工們的率性與淳樸,而這也正是工會干部進企業當工人獲得的難得體驗。

解決問題的方法更接地氣了

在與一線職工們朝夕相處的一周時間里,前來體驗勞動的工會機關干部們無意間了解到部分職工的一個心聲。

由于現在不少制造業企業采用計件工資制,這在具體操作過程中可能會因為制度的“一刀切”因素帶來不均衡。比如,有的企業因為市場需求頻繁更換新品,因此即便是技能熟練的老員工,也會因為對新品的不熟悉而導致計件數量下降,進而出現工資下降的情況。

了解到職工們這個問題后,他們第一時間將情況反映給企業工會主席,隨后又找到企業財務部、企管部有關負責人進一步了解核實職工反映的情況。

企業負責人在了解到職工所反映的情況基本屬實的基礎上,立即對新品的計件工資方式進行了調整。這個結果讓職工們非常高興。

此事順利解決后,結束“體驗式”勞動的小組成員總結了3點感受:一是工會干部首先要能聽得到職工的真心話,二是要認真核實職工反映的問題,三是要在尊重各方意見的基礎上提出合理合法的解決問題的方案并督促落實。

轉載自11月10日《工人日報》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