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龍”的爺爺走了,但“人鱷情”的故事仍繼續

編輯:陳軼敏 發布時間:

還記得那個四十載如一日,義無反顧地接受并保護揚子鱷的老人張金銀嗎?今年9月,老人辭世,護鱷的拉力傳承還能繼續嗎?接班人又如何去應對護鱷帶來的種種問題,他能否如張金銀老人那樣擔下這份責任,耐得住這份寂寞?來和小編一起聽聽這位接班人怎么說……

野生揚子鱷

是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比大熊貓更要珍貴。

在南陵縣籍山鎮長樂村

揚子鱷自然保護核心區內,

護鱷員張金銀是傳奇一般的存在,

他三十多年如一日義務照顧野生揚子鱷,

書寫了一段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時代佳話。

張金銀不計個人得失,

精心護養野生揚子鱷,

幾乎將所有積蓄用于優化鱷魚棲息地環境,

成功使長樂村野生揚子鱷種群的

繁殖數量達到目前的世界第一。

他們精心護養野生揚子鱷,

引起多個國家鱷類專家的濃厚興趣,

紛紛至南陵考察,

被稱為“能和鱷魚交流的人”,

與野生揚子鱷的事跡感人至深,

創造了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環保神話。

當地人稱“揚子鱷”為“土龍”,

因為張金銀姓“張”,

他就給這群揚子鱷取名為“張龍”

別看這些鱷魚長得“兇惡”

到了張金銀那里卻變得異常“聽話”



鱷魚們對張老的聲音還具有辨識度。

張老一喊,很多鱷魚就會出來。

但別的村民喊了半天,

一條鱷魚也沒上來。

張金銀老人曾說“千萬不能讓國寶絕在我們手里!動物跟人一樣,不能斷子絕孫。我們活也活在草棚里,死也死在草棚里。”

他還說:“只要我活著一天 就要陪揚子鱷一天。”

今年9月,老人辭世,

護鱷的拉力傳承還能繼續嗎?

“爺爺走了,他的事我來干!”

張晟說。

“我叫張晟,張金銀是我的爺爺。

我從小跟我爺爺一起保護著野生揚子鱷。”

張晟告訴記者,張金銀老人生前把野生揚子鱷當成自己的孩子來對待,甚至說過“一天不見孫子可以,看不到鱷魚不行”的玩笑話。可能因為自己從小就喜歡動物,小時候,一次過來玩,爺爺甚至當著來采訪的記者的面笑著說,讓他以后也跟著保護鱷魚。

如今,曾經的一句玩笑話變成了現實。



2012年,從學校走出后的張晟便和同村的大部分年輕人一樣外出務工,先后在上海、黃山等地做過保安、輔警。張晟說,前些年,爺爺年紀大了之后,護鱷任務早由自己的大伯張厚福接替。隨著國家對野生揚子鱷保護力度的加大,今年安徽揚子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主管部門又增設了保護區巡護員一職,自己有幸成為其中的一員,開始真正和爺爺的這些寶貝打上交道。

保護揚子鱷,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走上了這條路,

張晟才真正體會到爺爺幾十年的不容易。

偷釣

捕鳥

洗衣

垃圾

……

這些都會影響當地生態環境,

對野生鱷魚的生長帶來影響。

與老人張金銀的守護不同的是,作為90后年輕一代的張晟,在守護野生揚子鱷的同時還有著自己的想法,那就是積極宣傳好爺爺守鱷的事跡、宣傳好野生揚子鱷的保護。

張晟心里也清楚,接過爺爺幾十年的這份責任,周圍人有不少質疑,擔心年紀輕輕的自己能否耐得住這份寂寞。他相信時間會證明自己。

曾經,

一個耄耋老人用看起來

很平常的人生經歷,

創造了令人奪目的成就。

而今,野生揚子鱷將會得到更為妥善的保護,

因為張金銀有了接班人,

未來更長時間,

守護這群揚子鱷的腳步都不會停歇。

人鱷情未了的故事也仍在繼續……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