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職招考屢次泄題 “次要考試”不受重視?

許多人想不到,考試作弊可以明目張膽到這種地步。

5月31日上午,安徽省舉行2020年高職院校分類招生考試。很快有人爆料,在考試時間內,在一個有58人、名為“171班群”的QQ群里,一名群成員陸續上傳18張(存在重復)疑似手拍的試卷,還有人提供了選擇題答案。

5月31日晚,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試院就此通報稱,已經要求安慶市教育部門會同公安機關查處此事,目前公安機關已鎖定相關當事人。

“巧合”的是,據媒體報道,2016年、2017年安徽省在舉行高職院校分類考試時均存在考題泄漏違規現象,而且往年作弊者用的也是手機QQ。

如此拙劣的作弊手段竟然能反復出現,只鎖定相關當事人,怕是不能亡羊補牢,而必須倒查考試組織環節的疏漏??忌雸鰰r,但凡考場嚴查,手機這么大的物件就不可能入場。即便作弊設備以極小的概率流入場內,如果監考老師表現出起碼的責任感,就不可能放任作弊者輕松拍照、外傳。

這只能說明,這項考試并未得到充分的重視,以致“羊”從同一個洞里丟了幾回,“牢”還是沒有補好。不同于備受關注的普通高考,高職院校的分類招生考試受社會關注度較低。在一些人的刻板印象中,后者甚至會被認為是“次要”的考試。

可是,這種偏見是對高職教育的嚴重低估。2019年,我國普通本??普猩?14.90萬人,其中本科招生431.3萬人,高職招生483.6萬人。高職教育能夠培養更多應用型人才,無論從經濟發展需要還是個人受教育需求來講,高職教育都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長期以來,高職教育在社會觀念中居于“雞肋”般的地位,導致發展并不盡如人意。

近年來,我國在國家戰略層面已著力扭轉高職教育“低人一等”的局面。2019年1月24日,國務院發布《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開宗明義地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浙江金融職業學院院長鄭亞莉呼吁,必須破除對高職的各種歧視。

而要讓全社會把高職教育當成一項嚴肅的事業,首先要做的不正是嚴把招生考試關嗎?招生考試如果不能嚴肅起來,后面的一切都是空中樓閣。

“次要考試”不受重視,導致紀律松散、作弊多發,還不僅涉及到高職招生考試。近年來,一些地方在藝考、專升本等考試中頻繁查出監考、作弊亂象,反映的也是這個問題。

而事實上,這些“次要考試”并非真的不重要,它們也能決定考生的命運。有人“寒窗苦讀”,有人“暗箱操作”,無論發生在哪里,都會對教育公平乃至世道人心構成很大的傷害。

根據我國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只要是“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組織作弊的”“為他人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幫助的”等,都屬于違法犯罪行為,都要被依法追究責任。

正如前述分析,一些考試之所以淪為“次要”地位,正因為長期不受重視,以致相關各方無所顧忌,毫無敬畏之心。只有真的對“次要考試”較真起來,才能讓它們逐漸恢復應有的地位。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 权重类股票 环球策略 二连码是什么数 002474榕基软 37路博客 qq游戏广东推倒胡麻将 泳坛夺金481玩法规则 三准三码 31联合36选7 股票趋势下载